OYO酒店續命難?已投10億美元的孫正義還會買賬嗎

去年9月OYO將6億美元投入中國市場,快速擴張一年后資金所剩不多,如今融資不順,創始人欲抵押總部股份向軟銀借債8億美元。已投10億美元的孫正義還會買賬嗎?

2019年1月29日,軟銀掌門人孫正義現身中國深圳寶安區OYO豐居商務酒店,手持一杯瑞幸咖啡,笑容可掬。

▲軟件銀行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孫正義為OYO站臺。

有意思的是,因高頻融資及瘋狂擴張的運營模式,OYO也常被拿來比作中國酒店業的瑞幸咖啡。

然相比風光上市的瑞幸咖啡,OYO自今年5月起不斷被曝出大規模裁員、數據造假、高管動蕩等負面消息,其新一輪融資進度倍受影響。

7月8日,《晚點LatePost》報道,由于融資受阻,OYO創始人Ritesh Agarwal(中文名:李泰熙)有意向將印度總公司股份抵押給軟銀,向孫正義借款8億美元以繼續在中國放手一搏。

從最開始的“擬籌劃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目標估值100億美元”,到不得已計劃質押股權尋求續命錢,OYO還能否實現資本夢?假若此輪融資失敗,OYO何去何從?

軟銀續命?

“軟銀已經投入10億美元,應該不會在這個階段放棄,但降低估值融資是很有可能的?!币晃恍袠I人士向無冕財經分析。

公開數據統計,成立于2013年的OYO已發展成印度最大的連鎖酒店品牌,截至目前合計完成超過17億美元融資,其中軟銀累計向其投資10億美元,持有約46%股權。

而在這10億美元中,有8億美元直指中國市場。

2017年11月,首家品牌加盟酒店落地深圳,OYO正式挺進中國。通過免收加盟費、3%-5%的抽擁比例及僅一年強制簽約年限等極低門檻,短短9個月內,OYO酒店(OYO中國區團隊和業務的專屬稱呼)以平均每天新簽3.7間酒店的速度,實現總計簽約超一千家加盟酒店,客房數量達5萬間的規模效應。

▲OYO融資概況。

軟銀迅速聞風而來,于2018年9月,為OYO酒店擴張加碼8億美元資金。

據OYO酒店CFO李維介紹,“2018年9月之前,OYO酒店是每個月2.5萬間、3萬間的客房增長速度,9月份之后開始加速,一直維持在每個月新增4萬-5萬個房間左右的節奏?!?/p>

也由此,軟銀在OYO全球董事會中占得兩席。據媒體報道,作為與印度總部同等重要的平行市場,OYO酒店高管需定期向孫正義匯報,而無論匯報人或是被匯報人,速度都是他們關注的核心。

李維作為最早加入OYO酒店的中國高管,因其曾在神州租車的職業背景,更是連OYO酒店內部人士都表示,“感覺李維的加入就是為了OYO能迅速上市?!?/p>

不過正如一切饋贈都有價格,軟銀從一開始便設定好了所有非標準“自?!睓嘁?。

據外媒報道,區別于大多數風投公司循序漸進的投資方案,軟銀慣常使用大金額填鴨式投資使企業在發展早期階段就開始將規模擴大作為唯一目標,并日漸依賴于資本。作為回報,軟銀會要求在諸如OYO等標的中獲得多重清算優先權,這樣即使被投資公司價值下跌,也能從中獲利。

此外,軟銀通常會附加“棘輪條款”,一旦初創公司出現價值下跌,必須給予軟銀額外股份補償。軟銀也會追求參與權,被投資公司一旦被出售,軟銀不僅能在其他投資者之前收回資金,還能從剩余資金中分一杯羹。

由此,基于近期頻出的負面消息,降低估值融資或將成為OYO接下來與軟銀之間最有可能發生的博弈。

盡管OYO酒店也一直在中國尋求獨立融資。據《晚點Late Post》報道,幾乎所有中國大公司的戰投部門都和OYO酒店聊過,但都在觀望,“大家都要仔細看續住率等最新的數據情況”。

營收數據未公開

問題在于,目前除開店速度外,OYO酒店幾乎沒有一項數據“拿得出手”。

5月31日,OYO酒店在成都召開發布會,李維高調宣布,成立至今的一年半里,OYO酒店已通過輕加盟模式取代華住集團,成為僅次于錦江集團的中國第二大酒店管理集團——已拓展1萬多家酒店,擁有逾50萬間房,覆蓋280余家城市,員工8000多人。

在大家還在計算OYO需要花多少錢補貼這數十萬級酒店房間數時,鋪天蓋地的大規模裁員、數據造假、本土團隊淪為“傀儡”等消息接連被曝出。

“封殺”一言卷土重來,此前的2018年,據媒體從OYO酒店商務拓展人員處得知公司遭受到攜程、美團等本土OTA平臺集體封殺。

原本依靠線下流量為主的業主無法獲得OTA新增客群,而原本以OTA平臺流量為主的業主本也因掛牌OYO被斷了主要流量來源,諸多業主表明不再與OYO酒店合作。

▲OYO官網數據截圖。

“但為了保證數據正常,”據OYO酒店員工向媒體爆料,即使簽訂合同后的業主決定不再與OYO酒店合作,OYO酒店也會單方面不進行下線,由OP代替店主進行數據錄入?!斑@是總部和城市端經理所下達的命令,他們完全不在乎收傭,只在乎入住率和會員數據。內部開會,傳達的都是為完成下一輪融資,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完成數據目標?!?/p>

6月27日,李泰熙在內部信中寫道,“負面新聞只能說明:有人成了我們的手下敗將,是誰大家心知肚明?!彼麖娬{,OYO酒店已成為攜程和美團的合作伙伴,續簽率達到96%,同時,“我們已在OYO酒店投入了30億人民幣,沒有一家酒店是虧錢的。相反,我們在酒店層面盈利,而且我們資金充足?!?/p>

不過據環球旅訊消息,OYO酒店為了讓旗下酒店進入美團、攜程平臺,分別付出了4億和2億元代價,而這僅是兩個平臺合作一年的“通道費”,OYO酒店還需額外承擔交易傭金。外界猜測,這大概率是為了保住自去年5月開始大規模擴張的酒店續簽率。

截至7月11日,OYO酒店共發布一封全員內部信及一封公開聲明,不再提及任何具體運營數據,只反復強調媒體所報道負面內容均嚴重失實。

而另一方面,李泰熙所說“資金充足”的真實性也有待考究。

自2018年至今,OYO共累計融資約12億美元,除去已投入花費的30億元外,還積極布局美英日等市場,于一年內完成六筆大型收購,其中包括4.15億美元收購歐洲度假租賃品牌Leisure Group、約15-20億元收購共享辦公品牌Innov8 Coworking。

未來何期?

“如果找不到資方輸血,OYO的資金鏈或許只夠撐2-3個月?!薄扳伱襟w”援引相關消息人士表示。

但即使軟銀能夠提供OYO低估值融資,OYO酒店在中國依然面臨著巨大挑戰。

《2018年中國酒店行業發展現狀及未來發展趨勢分析》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中低檔酒店房間數為1129萬,約占整體市場客房量的80%,而其中單體酒店房間數約為915.53萬,占比高達81%。

雖然華住、如家、錦江等巨頭已經在中國經濟型酒店市場占據主導地位,但這些連鎖酒店所收取的不菲加盟費導致中小酒店難以承受,龐大的市場容量仍然給后來者留下了不小的增長空間,OYO瞄準的正是國內非一線城市及下沉市場中標準化酒店市場的空白。

但目前來看,OYO僅僅只憑加盟門檻低這一特質實現了并不具備長久粘性的規模效應的同時,也招惹了大批競爭者入局。如華住重磅推出“H Hotel”、“一宿”、“星程”等眾多對標加盟軟品牌;OTA平臺同程藝龍推OYU酒店,瞄準OYO教育后的中國單體酒店市場等。

對比競爭對手,OYO酒店既不具備運營優勢,其自身平臺系統也不完備,第三方線上平臺給予OYO的支持十分有限。

流量優勢微弱,在搜索營銷方面,OYO也沒有進行相應的投入。目前在百度上輸入“OYO”、“廣州酒店”等關鍵字,幾乎找不到OYO的任何廣告投放,甚至無法在前十頁看到OYO的官網展示。而在高德及百度地圖也無法通過搜索“OYO”查詢及定位部分OYO酒店。

對此,有行業人士感慨,“感謝印度小哥以incredible India的形式刺激和提醒了中國酒店行業對這最后一片熱土的爭奪,但中國人的事情最終還是中國人自己解決?!?/p>

2019年7月,李泰熙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我們從未將融資或估值作為衡量成功的唯一標準”。的確,此刻的融資對于OYO來說更多意味著繼續生存的可能。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無冕財經論”(ID:wumiancaijing),作者:張可心,原標題:《OYO酒店續命難? || 深度》。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湖北11选5胆拖表